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集團要聞
集團要聞

《經濟參考報》專訪晏志勇:“穿新鞋、走新路”

信息來源:集團新聞中心    作者:zgb    發布時間:2018-05-23    瀏覽次數:865
 【編者按】“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得到國際社會廣泛響應,已激發出巨大的合作潛力。中央企業也積極行動,共建共享共贏。日前,中國電力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電建”)董事長、黨委書記晏志勇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國電建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絕不能“穿舊鞋、走新路”,不能只是為了獲得項目建設或投資,而必須以能更好履行“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使命為目標,以新的理念、新的方式參與“一帶一路”建設。

    晏志勇所說的新的理念、新的方式,即結合中國電建所擁有的獨特優勢,實施“高端切入、規劃先行,技術先進、質量優良,風險可控、效益保障,開放合作、互利共贏”。

    高端切入、規劃先行可持續發展

“一帶一路遍地是黃金,但不是你想撿就能撿。”專訪中,晏志勇多次向記者強調“規劃先行”的重要性。他坦言,千萬不能把“一帶一路”建設變成中資企業價格比拼的市場,現在就有這個趨勢。“一帶一路”建設一定要加強規劃的研究、引領以及之后的協調。

據悉,中國電建發揮先進理念和先進技術的優勢,主動甚至免費為有關國家提供咨詢服務,為其研究編制國家或區域的有關發展規劃。在和巴基斯坦政府商討的過程中,晏志勇就提出一個意見。巴基斯坦長期處于缺電狀態,制約了國家經濟發展,而巴基斯坦又是一個缺煤缺氣的國家,煤氣資源和發電設備都需要大量進口,這就會導致能源安全和價格問題。

“巴基斯坦的水資源、太陽能以及風力資源十分豐富,巴方政府應該長遠研究2030電力發展規劃。把自己的資源優勢變成自己國家的能源保障和經濟保障。”晏志勇指出,“中國電建的規劃團隊代表著中國水平,我們愿意組建團隊來協助。”

巴基斯坦當局于是派出專業團隊與中國電建連夜商談,并最終簽訂協議,由中國電建幫助巴基斯坦制定電力規劃。“我們來不是就干一個項目,賺點快錢,中國電建來是帶著一種強烈的責任心,是想解決這個國家、這個區域某個領域或整體規劃的問題。”晏志勇特別強調。

“通過研究編制規劃,一是能為當地提供能夠更好統籌當前應急和未來可持續發展的依據,同時又使其體驗到更加負責任的中國企業提供的具有戰略價值的服務;二是我們可以系統了解這個國家這個行業發展需求、發展條件,進而在推進具體項目時更具有針對性、目標性和有效性;三是我們可以根據這個國家的需要和能力,研究提出更具有適應性并有更好的經濟、社會、環境統籌協調效益的項目設計方案和建設運營方案。”晏志勇坦言。

技術先進、質量優良打造新標桿

位于中巴經濟走廊的卡西姆港燃煤電站就是“一帶一路”中的標桿項目,也是首個中外合作(中國電建與卡塔爾Al-Mirqab公司)投資的大型能源類項目,總投資約20.85億美元。就是這么一個明星項目,當初在商談時就發生過是更重質量,還是更重效率的“小插曲”。

電力短缺一直成為巴基斯坦經濟發展的瓶頸,即便是首都伊斯蘭堡這樣的大城市,每天也不得不拉閘限電。因此,卡西姆電站受到中巴兩國政府高度重視。談判中,巴方政府高官提出,巴基斯坦如此缺電,2018年又要進行大選,能否提前半年完工并網發電。晏志勇當時猶豫了20秒,擲地有聲地說道:“從政治家的角度,我非常理解這一請求。但站在工程師的角度,中國中央企業、世界500強企業董事長的角度,我必須負責任地告訴你,這個要求是不可能實現的。”

這樣的回答大出對方所料,在場的巴基斯坦官員瞬間都站了起來,而中方員工也是驚出一身冷汗。現場氣氛十分凝重,此時,晏志勇開口了:“如果省去一些檢測、試運行的階段,可以提前半年完工。到時候電發了,但是三五天后連續出事,那個時候我們怎么向巴基斯坦人民交代?出于對巴基斯坦政府負責,對巴基斯坦人民負責,對于中巴鐵哥們兒的友誼負責。作為工程師,我的職業操守不允許我做這樣的決定。”

最后,這位官員接受了晏志勇的建議,而中國電建也保證卡西姆電站在20171231日前實現運營。會后,晏志勇對隨行人員說,“我們絕對不能不講科學,絕對不能沒有質量保證而去制造,去建設豆腐渣工程。不要怕吵架,吵架沒準才吵出真實,才吵出了相互的信任。本著科學的態度,必須要挺直腰桿,這才是中國企業的真正價值所在。”

據悉,關于項目的質量、安全、環保的標準,中國電建有自己的規定,即如果項目所在國家有標準且高于中國標準,執行該國標準;如果該國沒有標準或其標準低于中國標準,在征得該國政府同意后執行中國標準,在執行中國標準時還必須注意要適應該國的民族宗教文化。

風險可控、效益保障全鏈條出海

“風險可控、效益保障”是企業投資建設項目堅持的一般性原則。但是,基于對于參與“一帶一路”應該肩負的使命的深刻認同,中國電建提出并奉行了新理念和新方式,即不僅僅研究企業自身的風險和效益,還要注重研究項目所在國的風險和效益;不僅僅研究經濟的風險和效益,還要注重研究社會、環境的風險和效益。

“例如,我們獲得一沿線國家的一條河梯級水電站投資建設,通常我們按照該國政府已確定的規劃實施即可,但是,我們首先是主動發揮先進理念和先進技術的優勢,以既能很好滿足該國電力發展需求又能盡量減免對生態環境的影響、盡量減少占用土地特別是耕地、盡量減少原居民的搬遷,同時利于水電站能很好發揮效益為目標,對規劃進行了調整,得到了該國政府和人民的高度贊揚。”晏志勇解釋。

2016310日,由中國電建海外事業部、中國水電建設集團國際公司和中國水電工程顧問集團國際公司重組而來的中國電建集團國際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電建國際”)在北京成立,從而拉開了中國電建國際業務集團化建設的序幕,讓中國電建以“大國際”的嶄新姿態站到了世界舞臺之上。

目前,中國電建海外業務占公司總業務的三分之一,形成了以水利、電力建設為核心,涉及公路和軌道交通、市政、房建、水處理等領域綜合發展的“大土木、大建筑”多元化市場結構,形成了以亞洲、非洲國家為主,輻射美洲、大洋洲和東歐等高端市場的多元化格局,搭建起了遍布全球的市場營銷網絡。

“中國電建在全球的大型企業之中,‘懂水熟電、擅規劃設計、長施工建造、能投資運營’,這是我們特有的優勢和能力。近二十多年,我們在發展與我們優勢相當的投資業務,現在我們投資都在電上,后期我們會更加多地投資在新能源發電方面。中國電建擁有的發電裝機已經超過1200萬千瓦,這在歐洲算是一個大型的發電企業。還有我們自己也運營高速公路、地產,這樣也使得我們的經濟能力比一般的施工企業更強,能夠更好地適應于現代市場的需要。”晏志勇坦言。

長期的海外投資運營,讓中國電建積累了豐厚的經驗教訓。晏志勇坦言:“走出去要謹記一個原則,切不可在發展中的國家,特別是經濟落后的國家,去跟人家講我們來支援你們的。我們是來分享過去的成功經驗,分享我們的能力,和你們一起來解決面臨的問題和困難。更重要的是,我們要挺直腰講,愿意跟你們分享失敗的教訓,分享失敗的教訓比分享經驗更有作用。我敢跟人家分享教訓,更證明中國的實力和自信。”

無論是從國家戰略層面還是企業可持續發展角度講,國際化都是繞不開的路。“全球視野、國際標準,這是我們很明顯的短板。”晏志勇向記者直言不諱,“包括技術、商務、金融、管理等等方面,他們肯定比我們強很多。”

在問到中國電建近年來加大在金融和管理板塊的布局,是否會讓外界質疑其未來企業的發展方向,晏志勇明確表示,公司未來的工作是圍繞公司“十三五”規劃構建形成“12358”戰略框架來開展,即“發揮一個優勢、統籌兩個市場、聚焦三大領域、實施五大戰略、推進八大舉措”。公司對金融板塊的布局主要是出于這些板塊能更好地為主業服務。

開放合作、互利共贏產生新動能

據悉,中國電建目前在104個國家或地區設立有261個機構,“一帶一路”沿線65個國家中的42個國家設有128個代表處或分支機構,在57個國家跟蹤項目1469個、合同總金額為6358億美元,執行著350個工程項目。可以說,中國電建的國際化正處于提速階段。

作為較早布局海外市場的中國企業,中國電建的企業發展戰略與“一帶一路”建設高度契合。公司在海外精耕細作30多年,早在2006年就確立了國際業務優先發展戰略。在主營業務方面,中國電建在能源和基礎設施方面的業務占總業務量的三分之二。同時,國際業務范圍大都分布在“一帶一路”沿線,覆蓋區域與“一帶一路”建設高度契合。

“我們深刻認識并推崇和遵循‘一帶一路’建設是‘源于中國但機會和成果屬于世界’,因此在參與‘一帶一路’建設中奉行‘開放合作、互利共贏’的新理念和新方式,而不是自持優勢追求贏家獨贏。”晏志勇坦言。他透露,在巴基斯坦投資建設卡西姆電站之初,中國電建即主動向巴基斯坦政府提出要為該國培訓一支適應先進電站運行維護的技術和管理隊伍,征得同意后即在應聘的16000名該國高校畢業生中招收了100人,送到中國接受培訓,實現了電站投運之時就有巴籍技術人員在關鍵崗位操作,受到了巴基斯坦政府和人民的高度贊揚。

與此同時,中國電建在“一帶一路”沿線的38個國家設有75個代表處或分支機構,正在執行著321個工程項目。中國電建集團以電力建設(規劃、設計、施工等)位居全球行業第一的能力和業績,在這個舞臺上傾情奉獻,為推動世界經濟發展注入了源源不斷的新動能。

對此,晏志勇認為,中國以實施“一帶一路”建設為契機,開展跨國互聯互通,提高貿易和投資合作水平,推動國際產能和裝備制造合作,本質上是通過提高有效供給來更好滿足已有的需求并催生新的需求,由此形成新動能,推動實現世界經濟再平衡并推動經濟全球化更好發展。這是新時代的中國為推動全球化經濟更好發展,奉獻源于中國但機會和成果屬于世界的“中國方案”。

不過,晏志勇最后也坦言,“一帶一路”沿線一些國家目前經濟發展落后,使得先期建設的項目單從本項目分析,投資的總體收益較差,并且在項目投運后的一定時期內是虧損,因而使投資者望而卻步。而評級機構和金融機構也會給這類項目和投資這類項目的企業很低的評級,進而使得其融資成本增加。為此,晏志勇建議,有關國家政府研究建立這類項目投資者能合理分享因這類項目建設帶動的其他經濟發展的效益的機制,以增強投資者的愿望和信心。而評級機構和金融機構也應考慮這些帶動作用,給其更為合適的評級,來推動這類項目建設。
15人百家乐台布